嵇康打铁(嵇康打铁的故事)

蝶芒网 14 0

一如往常,王宫内传出了乐声。韩王夜夜笙歌,有乐声传出,本不足为奇。

然而,今晚的乐声与以往不同。巡逻的卫兵竖起耳朵,辨听出是多了琴音。哦,对了,数日前,韩王的近侍太监带回来一个叫聂政的家伙。

据说他是在集市上被发现的。他当时正在弹琴,观者如堵。路过的太监驻足听了一会儿,觉得他弹得好听极了,便推荐给韩王。

此刻,众人沉浸在歌舞升平中,韩王惬意地眯起眼睛。忽闻瑶琴碎地声,歌舞戛然而止,韩王也惊得双眼圆睁。只见聂政抽出琴匣中暗藏的宝剑,施展轻功,白虹贯日般掠过大殿,剑尖直指韩王。

那是韩王生命中见到的最后一样东西……

聂政刺韩王之琴曲,名为《广陵散》。五百多年后,它兜兜转转,传到了嵇康手里。


01

嵇康,字叔夜,堪称“魏晋颜值担当”。先说身高,史载“身长七尺八寸”,相当于今天的一米九左右。一眼望过去,“岩岩若孤松之独立”。而他醉酒时,“巍峨若玉山之将崩”。

再说气质,史载“土木形骸,不自藻饰;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”,可见是那种不修边幅、浑然天成的糙美男。

嵇康不仅颜值高,还特别有才。他擅长草书,会击剑、弹琴,常常头梳双髻,膝架瑶琴,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。

才貌双全的嵇康,自然成为万千少女的梦中男神。其中有一位迷妹,是曹操的曾孙女——长乐亭主,她后来成了嵇康的妻子。

02

也正因为嵇康是曹操的曾孙女婿,在讲究门阀的魏晋时代,嵇康布衣出身,却能当上中散大夫。

然而,到了公元239年,魏明帝曹叡驾崩,年仅八岁的曹芳继位,朝政遂为托孤重臣曹爽和司马懿所共同把持。

曹爽和司马懿,一个“专擅朝政,兄弟并掌禁兵,多树亲党,屡改制度”,一个“内急忌而外宽,猜忌多权变”。他俩共事,势同水火。

为了不卷入曹氏家族和司马集团的争斗漩涡,嵇康辞去中散大夫一职,遁入了嵇山(即云台山)那片葱茏的竹林中。

王维有句诗: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

“弹琴”指的便是嵇康。嵇康在音乐方面很有造诣,曾著《声无哀乐论》,他认为,音乐本身并无喜乐、哀乐之分,听者怀着怎样的心境去听,就会听出怎样一种感情。

“长啸”则指代阮籍。阮籍曾登临苏门山,向隐士孙登讨教问题,孙登概不作答。于是,阮籍“长啸而退”。待阮籍行至半山腰时,忽闻山顶传来长啸,声震山谷,响遏行云。阮籍心怀崇敬地驻足聆听,待山谷重归沉寂后,方才下山,归家即写出了《大人先生传》。

嵇阮情投意合,互相视为知己。

某回,阮籍的母亲去世了。遇到不喜欢的人前来吊丧,率性而为的阮籍只会翻大白眼。后来,嵇康来了。阮籍大悦,转以青眼相待。

陈洪绶 作品

03

昔日,伯牙鼓琴,然而曲高和寡,能听懂他弦音的,只有钟子期一个。

嵇康幸运多了,他不仅有阮籍,还有其他5位知己,分别是刘伶、王戎、阮咸、山涛、向秀,个个都是奇人。这7位奇人组了个天团,史称「竹林七贤」。

第一位是刘伶。

张岱有句名言:人无癖,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。刘伶嗜酒如命,他曾携一壶浊酒,醉驾鹿车,并让仆人提着锄头跟在车后小跑。他说:“倘若我出交通事故,便把我就地埋了(死便埋我)。”

刘伶属于喝酒,喝出文化的人。酒入豪肠,化作一篇《酒德颂》。

七百多年后,某位大文豪也写出了传诵千古的《东坡酒经》和《猪肉颂》。这位大文豪就是苏轼,不知苏轼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时,是否生发过“恨不逢刘伶,与闭户轰饮”的想法。

第二位是王戎。

王戎是个神童。他六七岁时,在宣武场观戏,有只关在笼中的猛虎,突然发出一声吼,吓得观众纷纷后退。唯独王戎淡定得很,他伫立不动,神色自若。

还有一回,王戎和小伙伴们在路边嬉闹。路边的李树结满了果实。小伙伴们争相摘取,唯独王戎没有行动。有小伙伴问他原因,他回答:“树在道边而多子,必苦李也。”小伙伴一尝,果如其言。

第三位是阮咸。

阮咸是阮籍的侄子,他弹得一手好琵琶。好到什么地步呢?有种长颈琵琶,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,简称“阮”。

在重视礼法、讲究门第的封建时代,阮咸就敢于追求自由恋爱了。

有一回,姑妈到阮咸家做客,带了位胡婢随行。阮咸竟一眼爱上了那位胡婢,便向姑妈提亲,姑妈起初也答应了。但等大脑转过弯,姑妈就反悔了。

毕竟阮咸是「建安七子」之一阮瑀的孙子,却看上了一位婢女,还是个胡人!这成何体统啊!于是,姑妈告别时,悄咪咪带着胡婢溜了。适逢阮咸正在会客,发觉姑妈带着胡婢溜了,立刻骑上客人的马去追。最后,他成功抱得胡婢归。

什么叫“真名士,自风流”?这便是。


第四位是山涛。

王戎曾称赞山涛的人品如“璞玉浑金”,山涛日后的表现也确实无愧于这句评价。

此时的山涛,还是一介布衣,家徒四壁。好在糟糠之妻韩氏并不嫌弃他,而是选择与他相濡以沫。

其实,山涛本有机会做官,但他拒绝了曹爽的征召。或许,他已经预见到了曹氏家族的式微,也预见到了自己未来的飞黄腾达。

某个午后,山涛对妻子说了那段著名预言:忍饥寒,我后当作三公,但不知卿堪公夫人否耳?

第五位是向秀。

向秀喜好老庄之学,他写的《庄子注》颇有新意,嵇康读了后连声赞叹。尽管向秀的才华不输嵇康,但他却甘当嵇康的陪衬。

嵇康有个爱好是锻铁,每回嵇康在竹林下叮叮铛铛地锤炼铁块时,向秀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给他拉风箱,助旺炉火。

傅抱石 作品

04

嵇康正在大汗淋漓地锻铁时,忽闻不远处传来了一行人的哒哒马蹄声。

为首者是位全身披挂的军爷,嵇康依稀认得头盔下那张脸,也记得对方的名字——钟会。

嵇康记得钟会几年前就来过此地,彼时的钟会还是个鲜衣怒马的少年,身上也有着少年的羞涩。

钟会是大书法家钟繇的儿子,撰写了《四本论》,本来想借嵇康的文名替自己“背书”,但路过曲径通幽的宅院时,终究没好意思踏过那道门槛。

于是,钟会把《四本论》隔着围墙扔了进去,就悄悄下山了。殊不知,嵇康正透过薄薄的窗户纸注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。嵇康后来翻了翻《四本论》,实话说,写得还真不赖。但嵇康终究是不屑与沽名钓誉之徒为伍的。

“哪位是嵇先生?钟某将要随司马大都督出征了,路过此地,特来拜见。”

无人应答。

嵇康仍自顾自地锻铁,向秀也兀自低头鼓风箱,空气里只有叮叮铛铛的响动。

一位部下正要拔剑出鞘,但立刻被钟会制止住了。

就这样又静默了大概一两分钟,钟会调转马头,准备离开时,背后响起了嵇康浑厚的声音:

“何所闻而来?何所见而去?”

钟会回眸,平静地回答:

“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。”

钟会虽然面无愠色,眼神中却透着杀意。

林风眠 作品

05

公元249年,司马懿发动“高平陵政变”,斩杀曹爽,夷其三族。自此,司马集团一家独大。

山涛之前拒绝过曹爽的征召,因此获得了司马集团的好感,很快受到重用,平步青云。

山涛升官后,并没有忘记朋友,第一时间向朝廷举荐了嵇康。

山涛终究没摸透老友的脾性,刚烈若嵇康,又怎么可能选择与司马氏为伍?所以,嵇康在得知后,一气之下回了封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誓不做官。

但嵇康终究是明白山涛一片好意的,不然,也不至于写洋洋洒洒两千余字、言辞恳切的绝交书。与其说他是在宣布与山涛绝交,不如说他在宣布与司马氏绝交。

后来,嵇康又写了一封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,绝交对象是吕巽,这次才算“真·绝交”。

嵇康好友吕安,有位如花似玉的妻子。吕安之兄长吕巽,贪图其美色,将其灌醉并发生关系。

吕安本想向官府告发,但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。迟疑之间,吕巽恶人先告状,诬告吕安“不悌”。

当嵇康听到吕安吐露一肚子苦水后,义愤填膺,怒而写下《与吕长悌(吕巽字)绝交书》。


06

谁也料不到,这封绝交书让嵇康卷入的,竟是一场生死官司。

还记得前文提到的钟会吗?钟会两度受嵇康冷落,早已怀恨在心,此时趁机向司马昭进谗,往嵇康身上泼脏水。而司马昭也对嵇康上回的不投诚,耿耿于怀。于是,公元263年,嵇康走上了刑场。

行刑当天,三千太学生自发为嵇康求情,并向朝廷提出要求:让嵇康来太学当老师。

这么求情,更坚定了司马昭杀害嵇康的决心。

什么人让当权者头疼?当然是嵇康那样的了。他各方面几乎无可挑剔,在太学生中又一呼百应,最要命的是,他不服管。

八百多年后的北宋末期,三千太学生跪在金銮殿为李纲请愿,然后,奇迹发生了!宋钦宗回心转意,李纲复职,并率守城将士屡次打退金军进攻,史称「东京(开封)保卫战」。

差不多在同一时期,黑旋风李逵屡次劫法场,奇迹般地救走了宋江和一众好汉。

然而,公元263年的这天,奇迹没有发生。

不过,嵇康毕竟是嵇康,他不愿这么平平静静地赴死。

我死这一天,总得发生点奇迹,才算不枉此生。

他顾视日影,就好像还能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阳一样。

他的素手抚过琴弦,亲自上演了一出奇迹——于是,大家都看到了,原来有人不怕死的。不然临死前,怎么还能淡定从容地弹琴呢?

曲毕,嵇康长叹一声: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!

张大千 作品

07

嵇康死前,曾对儿子嵇绍说:“巨源(山涛字)在,汝不孤矣。”

山涛也确实是个有担当的好友,他把嵇康的儿子抚养成才,也充分证明了之前那封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其实是在宣布与司马氏绝交,而非山涛。

嵇绍长大后,跟爹爹一样,成了一名玉树临风的佳公子,“鹤立鸡群”这个成语就是为他创造的。

有一次,嵇绍走在洛阳大街上,有人看到了,就对王戎形容他的姿态“昂昂然若野鹤之在鸡群”。

王戎哈哈大笑:“你是没见过他那岩岩若孤松之独立的爹!”

后来,八王之乱爆发,嵇绍为了护卫晋惠帝司马衷(就是说“何不食肉糜”那位傻皇帝),战死沙场。

嵇绍本来是有机会溜的,但他为了践行“内心的忠”,只是对劝他一起开溜的卫士,轻描淡写地说:“君子就是死,冠帽也要端端正正(俨然端冕)。”然后就冲向敌阵,欣然赴死。

嵇绍身为嵇康之子,却为了有杀父之仇的司马氏而死。

值得么?当然值!

套用梁衡《觅渡,觅渡,渡何处》中一句话:嵇绍面对生的希望,却欣然赴死,他将行将定格的生命的价值又推上了一层。哲人者,宁肯舍其身而成其心。

08

余秋雨形容嵇康的《广陵散》是遥远的绝响,他认为,嵇康和他的那个时代,一去不返了。

我倒情愿认为,如金庸所写那样,曲洋长老在连掘29座古墓后,终于在蔡邕的墓中觅到了《广陵散》的曲谱。然后,世上又有了《笑傲江湖曲》。

毕竟,美好的魏晋风华,就像金庸笔下构造的武侠梦,让人不愿醒来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提供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(http://www.diemang.com/)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933150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